情感美文

哪吒票房破10亿,国漫何时崛起?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8-07 12:01 来源:本站

哪吒票房破10亿,国漫何时崛起?

爆了,真的爆了。 点映7000元票房、上映首日亿票房、单日亿动画电影最高票房纪录、首周末后累计票房7亿,预计票房亿,豆瓣评分……这些璀璨的数据都是由一部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的。

虽然《哪吒》一跃成为暑期档黑马与几部实力影片的撤档有一定关系,但这不能否认《哪吒》这部电影优秀的本质。 纵观近几年国漫票房,《大圣归来》亿,《大鱼海棠》亿,《白蛇:缘起》亿,《风语咒》亿,似乎有一个声音在细雨中呼喊国漫崛起了!日本提供了先进的发展思路说起动漫,绕不开的一个词就是日本。

日本制作的动画节目占全球播放的60%,2006年日本漫画业绩达到4810亿日圆,2011年,海外业绩也达到了177亿日圆,动漫及衍生周边占日本GDP的10%以上。

日本动漫的成功,离不开商业、艺术性与传播渠道三方面的紧密配合。

做动漫,首先考虑的事情就是赚钱,因为只有活下去才能再谈创作。 就目前来说,日本动漫可以做到在本土市场面对汹汹来袭的好莱虎完全不落下风。 以2018年为例,日本总票房2230亿日元,年度票房榜前十中,四部为动漫,其中《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票房为亿日元排名年度票房第三。

尤其令人惊奇的是,火爆全球的《复仇者联盟3》在日本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连票房榜前15都没能进入。

可以说,日本的大环境对动漫的发展起到了促进的作用,并且日本动漫也通过整体态势从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好莱坞的市场下强多了足够的市场份额。

此外,在艺术性上,日本动漫打破了小孩子才看的常规思维,为动漫赋予了极富深度的人文关怀与哲学思辨。 例如,宫崎骏在2001年导演的《千与千寻》就是全球首部也是到今天为止唯一一部同获奥斯卡、金熊奖的动画电影;押井守在1995导演的《攻壳机动队》所探讨的人类与精神之间的联系,直接启发了沃卓斯基兄弟开创《黑客帝国》系列。

从传播方面考虑,借助互联网的发展,日本动漫早已不在偏安于日本本土一隅,而是传播到了全世界范围内。

以国内为例,随着九十年代互联网的传播与盗版资源的泛滥,大量的80后、90后开始接触日本动漫,这种被动的传播也深刻的影响了我国动漫的风格,比如《魁拔》、《大鱼海棠》等动画,不论是画风还是剧作风格,都与日本动漫有颇多相似之处。

由于多年养成的观影习惯,日本动漫在国内上映时,自然拥有一批潜在的粉丝,这些粉丝又能为影片带来十足的票房保障。 比如,《千与千寻》即使时隔18年后在中国上映,依然可以取得超4亿的票房成绩。 赚快钱、低幼化毁掉了中国动漫与历史上无数次文化的传播方向相同,在动漫领域,我国还算得上是日本的半个师傅。

上世纪40年代,美国卡通电影《白雪公主》在上海上映,万古蟾、万籁鸣、万超尘三兄弟看完后深感震撼,决心创作一部属于中国的动画片。 经过一年半的绘制,用去纸张400多令,万氏兄弟创作的《铁山公主》终于在1941年底在上海上映,随即引起轰动,后在香港、日本等地区上映,均获得强烈反响。

当时14岁的手冢治虫在日本看到这部动漫后下定决心,走上了动漫的道路,并且《铁山公主》的某些片段,也成了手冢治虫日创作的源泉。

这时候,中国动漫还算日本动漫的领路人。 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接过了万氏兄弟的动画接力棒,继续创作优质动画,包括80、90后耳熟能详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谈》等等。 然而到了1980年,中宣部开始对电影体制进行改革,对上影等六家制片厂实行独立核算,向国家征税,自负盈亏的改革。 简单来说,就是让这些制片厂的经济模式从国家拨款,转移到市场化投资的电影模式。

一时间,之前闷头在厂里上班的艺术家们开始以金钱为第一驱动力,一切求快、求钱仔细观察这段时期上影的片子,比如《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对比1964年的《大闹天宫》和1981的《九色鹿》,会发现《舒克和贝塔》、《魔方大厦》的背景和画质都降低了许多。

此外,在市场经济与补贴的驱使下,独立动画工作室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些公司不去管什么艺术、人文关怀,只需要类似流水线般的设计好人物、情节,再找一些画师为片子添色,一部差不多的动画就出来了。

这其中以2010年的《雷锋的故事》最值一提,根据国家补贴,如果动画在中央台播出的,将会按照二维2000元/分钟、三维3000元/分钟予以奖励。

《雷锋的故事》这种学了一周三维动画的学生做出来的动画,明显就是为了补贴而来的。 一方面创造力枯竭,另一方面日本动漫与美国动漫也在瓜分中国市场,在商业上对中国动漫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虽然在此期间也有喜羊羊与灰太狼大电影、熊出没大电影稳步上映,但是其低幼情节却让中国动漫在文化内涵上遭遇了巨大的退步。

最终,中国观众形成了动画片=幼稚片的成见,进一步打消了动画电影可供挖掘的商业价值。

大圣归来,国漫崛起终于,在2015年,田晓鹏潜心制作8年的《大圣归来》上映,引得众多自来水为其站台,最终拿下了亿票房,豆瓣评分,一举打破了国产动漫不赚钱的魔咒。

《大圣归来》归来的出现,为国产动漫指明了两个重要的方向。 首先就是取材,日本动漫很多都是从日本本土的经典典籍中就地取材,比如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就是取材于日本传统文学故事中少女无辜失踪的桥段。 而这正是成人向必备的内容。 2019年6月26日,B站十周年上,就宣布改编自刘慈欣原著小说的《三体》动画项目启动,相信主要也是因为《大圣归来》印证了观众对于成人向动漫有一定的需求。 此外,还有一个就是IP的联动。 最近火爆的《哪吒》出品方之一就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出品方十月文化,光线彩条屋投资2000万元,目前持股%。 也正因此,在《哪吒》上映时,《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的江流儿、孙悟空可以和《哪吒》进行联动营销。

结合《哪吒》片尾的彩蛋,我们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十月文化在下一盘大棋打造中国古典神话宇宙。 这很像漫威影业近十年在做的事情,通过开发漫画IP形成联动的漫威电影宇宙系列,这个系列至今已经已在全球累积了超过183亿美元的票房成绩。 随着《大圣归来》、《哪吒》在票房上的成功,续集、中国古典神话宇宙相信将会正式提上日程这也代表国漫正在一步步崛起。 不过,综合来看,对比日漫的商业、艺术性与传播渠道三方优势,目前的国漫仅在商业性上获得了短暂的突破,而在艺术性上,依然没有达到上世纪上影所能达到的高度,在传播性上,国漫也依旧仅局限于中国大陆。 不过好在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可供挖掘,只要中国的动漫人才不再恪守赚钱、低幼等信条,相信在商业积极的促进下,艺术性将不再是国漫最大的短板,届时,还愁传播的问题?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广视网、驻马店融媒、驻马店网络问政、掌上驻马店、驻马店头条、驻马店广播电视台)”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凡是本网原创的作品,拒绝任何不保留版权的转载,如需转载请标注来源并添加本文链接:,否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