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如皋银行公告IPO有序推进 流拍的500万股股权遭哄抢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02 11:12 来源:本站

如皋银行公告IPO有序推进 流拍的500万股股权遭哄抢

  随着中“公司IPO事项有序推进”信号的出现,新三板挂牌公司江苏如皋农村商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如皋)的权在公开拍卖市场被“抢货”。   6月26日~27日,江苏省如皋市人民法院将市场价标注为2320万元的如皋500万股股权以万元的起拍价置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进行二次拍卖。

与6月上旬该股权首次被拍卖却遭遇流拍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本次拍卖共吸引6名竞拍者。

经过3个多小时的“鏖战”,一位许姓投资者最终以万元、折合元/股的最高出价成功拿下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如皋银行2018年初完成的一次非公开发行案中,有一位同名同姓者曾以元/股的参与认购1100万股。

如果两者为同一人,那么“绕道增持”的意味十分明显。

  一拍无人出价,二拍激烈竞争,仅仅时隔半月,为何市场对如皋银行股权表现出了冰火两重天的态度?  6名竞标者争夺500万股  拍卖信息显示,如皋银行500万股股权为被执行人南通华凯重工有限公司所持有。 2019年6月8日10时起,如皋市人民法院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对该股权进行了第一次公开拍卖。

  在第一次拍卖中,上述股权所设定的起拍价为1624万元,相当于在拍卖信息中所标注的2320万元市场价基础上打了7折。 虽然拍前有1人参与报名,但截至2019年6月9日10时,仍无人出价,最终流拍。   然而,时隔两周,当这部分股权再度上架,以万元的起拍价进入第二次拍卖程序时,市场热度陡然蹿升。

在这次拍卖之前,65人设置提醒、8人报名竞标。

正式拍卖从6月26日上午10时开始,时限为48个小时。

  拍卖首日,市场仍然保持静寂,并没有人出价。 未曾想,6月27日早晨7点25分40秒,当拍卖还剩下最后不到5个小时的时候,突然有竞拍者出现,报出了万元的起拍价。 短短8分钟后,另一位竞拍者出现,加价至万元(此次拍卖规定每次加价幅度为6万元)。 随后,又有4名竞拍者陆续加入队伍。

  就这样,先后出现的6名竞拍者不断出价,直到一名竞买号为“D8663”的竞买人于当日上午10点55分37秒以万元的报价“力压群雄”后,这场股权“争夺战”才落下帷幕。

至此,整场拍卖已持续了3个多小时,竞拍记录达到63次。

  原化身竞标人增持?  资料显示,如皋银行前身为成立于1996年11月的江苏省如皋市农村合作联社,初始注册资本5亿元,2010年12月改制为股份制商业银行并更为现名。

  2017年9月6日,如皋银行在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挂牌,成为全国第二家、江苏首家挂牌新三板的,证券是“871728,OC”。 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该行资产规模为亿元。   挂牌后不久,如皋银行便展开了资本动作。 2018年初,该行完成了一轮发行数量为亿股的非公开定向发行,募得资金亿元,股本也由此升至10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拍下如皋银行500万股股权的“D8663”是一位姓许的投资者(以下简称许某1)。 而在如皋银行披露的参与定增人员名单中,竟然也有一位与许某同名同姓的发行对象(以下简称许某2)。   回顾彼时的非公开定向发行,共有220名发行对象认购了如皋银行股票,其中209名为在册股东,11名为新增股东。

在这11名新增股东中,有3家机构、8名自然人。

  许某2正是上述8名自然人中的一位。

披露信息显示,作为一名新晋自然人股东,许某2以现金认购了1100万股,认购数量排在11名新增股东中的第五位。

  许某1与许某2是否就是同一人?是否是如皋银行原股东在由司法拍卖趁机增持?虽然这些疑问暂无从考证,但从两次股票入手价格来看,此次的法拍拿价显然更具成本优势。   在非公开定向发行中,如皋银行定增价为元/股,这一价格与截至2017年5月31日该行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一致。

而在本次500万股股权的拍卖中,成交价为折合每股元,与2018年末该行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元相比,差价约为元。   换而言之,即使用当初元/股的定增价购买这500万股股票,需要出资2070万元,而如今通过司法拍卖以万元拿下,投资者可“节省”约387万元。

  仍在推进上市  若以新三板市场一度火热的Pre-IPO投资逻辑看,正在谋划上市的如皋银行可算得上是一只Pre-IPO概念股。   就在挂牌新三板一年后,如皋银行以一纸招标公告昭告了其欲向A股转板的意图。

2018年9月10日,如皋银行在官网发布关于招募IPO的招标公告。

招标文件显示,该行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开发行普通股(A股)股票不超过亿股。 招标公告发出三个月后,如皋银行公告称,江苏证监局已出函确定该行辅导备案日为2018年12月17日,公司正在接受东方花旗证券有限公司的辅导。

  在2018年年报中,如皋银行还进一步透露了IPO上市项目的推进工作:报告期内,不但成立IPO项目工作组、制定工作计划,完成上市和基础性材料准备,还选定辅导券商、及律师事务所,并规范股权管理、调整会计核算、清查固定资产、强化公司治理。   经营方面,2018年,如皋银行实现亿元,同比增长%;实现亿元,同比增长%。

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计亿元,同比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初招募IPO券商的招标公告中,如皋银行曾明确提出,计划工期是“2019年上半年完成股票发行申报工作”,但截至2019年6月3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证监会网站仍未查询到如皋银行的IPO申请材料。   而在此之前,如皋银行股票在新三板市场已有半年。

自2018年12月19日起,如皋银行股票暂停转让,原因是正在筹划IPO事项,涉及向相关部门进行政策咨询,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按照计划,本应不晚于2019年3月18日复牌,但因IPO事项仍在筹划中,如皋银行复牌时间延期至不晚于2019年6月17日。

  2019年6月17日起,如皋银行终于恢复了股票转让。

复牌公告显示,如皋银行董事会以及已分别于2019年1月25日、4月2日审议通过该行IPO的相关议案。 如皋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截至目前,公司IPO事项有序推进,保荐机构会同其他各中介机构对公司IPO事项可行性进行了必要的尽职调查以及项目可行性论证。

”  若顺着时间线看,上述公告发布于2019年6月14日,而这一时间节点恰好是在第一次拍卖流拍之后,二次拍卖开始之前。   从6月17日恢复转让到6月28日收盘,在集合竞价转让方式下,如皋银行股票在10个交易日中的成交价均未低于元/股,最高价为元/股,总成交金额1993万元,其中6月18日、19日、20日连续三个交易日的日成交金额超过了600万元。   “随着注册制在的落地以及监管层传递出积极信号,市场投资者对其他板块放宽准入条件的想象空间在放大。

”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在经历了2018年IPO过会率下降、劝退率高企以及“IPO集邮”热潮消退等低谷期后,目前市场投资者正在重燃Pre-IPO投资信心。 在新三板市场,一些IPO概念正在重新受到资金的追捧,尤其是一些净利润超过5000万、市值接近10亿元的企业,被很多投资者视为科创板IPO概念股的优先投资标的。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