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那些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将领们 人物描写句子赏析大全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6-30 11:56 来源:本站

那些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将领们 人物描写句子赏析大全

太平天国兴起后,规模之大、攻势之猛前所未有。

咸丰二年(1852年)年底,曾国藩奉旨在长沙编练军队,以老家湘乡勇营为基础发展起了一支军队,这支部队以湘乡人为主干,是为狭义的湘军。 而后,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湘军士兵来源扩大到湖南全省,湘军也便成为所有在湖南的士绅、官员、将领招募的湖南军队的统称。

将领之乡,家族军队湘军本就是一支地方武装,从将领至兵卒以湖南人为主体,尤以湘乡人居多。

湘军出省作战后,虽招募了一些外籍兵士,但湘军的主体成分始终没有改变。

按照湘军组建的原则,先设官,由统帅选拔将领;后募兵,由将领招募士卒。

曾国藩选将领多用湘乡人,而将领招募士卒尽用同乡屋门口周围十余里之人。 这种选募方法使湘军将士构成一个庞大的同乡群体,人数众多,盘根错节。 湘军将领的来源,有三条主要渠道。

第一是书生群体。

这个群体以罗泽南为核心,包括他的学生和好友王珍、李续宾、李续宜、刘腾鸿、刘腾鹤、刘松山、刘锦棠、刘蓉、蒋益澧、杨昌浚等数十余人。

他们后来跟随曾国藩入伍,成了湘军的高层将领。 第二是团练群体。 练众入伍,或以保甲为系列成为“同乡军”,或以家族为系列成为“家族军”,其团练首领自成其将领。

第三是在镇压太平天国的战争中因立功而擢升为官者。 另外,湘军组建时,家族作用尤为显着,有一族成群入伍的,也有一家几代从戎的,其族首成为将领。

如王珍和王开化兄弟,刘蓉和刘蕃兄弟,张运兰和张运桂兄弟,李光焯和李光炽兄弟,钟近衡和钟楚池兄弟,刘庠棻和刘开勋父子,刘松山和刘才鼎、刘锦棠父子、叔侄等等,都是着名的家族将领。 在战场,他们互救互援,相依为命,兄亡弟及,父故子承。 其中,更有曾、刘、李三姓家族将领,战功显赫,驰誉一时。

书生带兵据对相关史料的统计,179位出身可考的湘军将领中,书生出身的有104人,占到总数的58%,且都居于统帅、统领等重要位置。

他们大部分具有理学背景,以孔孟之道相标榜,奉程朱理学为正统。

书生领兵已经是够奇怪了,他们还以理学练兵,指导军事。 曾国藩在做京官时,更是拜全国知名的理学大家唐鉴为师,时时请益。

可以设想,当拜上帝的太平军攻入湖南,四处捣毁学宫、孔庙,焚毁孔子像的消息传到曾国藩等人耳里时,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湘军不仅以古法编练军队、勤于操练,还尤为重视对兵勇的教化。 史料中,不乏这样的记载:曾国藩常常苦口婆心,为兵勇灌输忠孝礼义的儒家正统思想,“每次与诸弁兵讲至一时数刻之久,虽不敢云说法点顽石之头,亦诚以苦口滴杜鹃之血”。 罗泽南,本为湘中宿儒,许多湘军将领都是他的弟子,他所带之兵读书气氛最为浓厚,“朝出鏖兵,暮归讲道”。

罗泽南的弟子王鑫,继承了先生的特点,白天打仗操练,夜晚闲暇时则紧闭营门,指导兵勇诵读《孝经》《四书》等儒家经典,读书声传出战壕外甚远。 更为夸张的是,王鑫还是个天才演说家,他跟士兵宣讲忠孝伦理,听者往往痛哭流涕。 有人曾向罗泽南请教湘军制敌之道,他认为没有什么别的窍门,尽在《大学》数语之中:“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这与《左传》中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湘军中的满人名将在很多的人看来,湘军将领基本上都是湖南人,但在其中有一个人,不仅不是湖南人,甚至不是一个汉人,他就是湘军名将塔齐布。

塔齐布,满洲镶黄旗人,早年的时候曾经是清军火器营当中的一员,后来升为了三等侍卫,在咸丰元年(1851年)的时候前往绿营。 在太平军攻打长沙的时候,他守城有功,再次升官。 在战斗当中立下军功的塔齐布也逐渐引起了曾国藩的注意,曾国藩十分欣赏塔齐布,在塔齐布受到同僚的嫉妒并加害的时候,他出面弹劾了侮辱塔齐布的副将清德。

曾国藩还在咸丰皇帝的面前力荐塔齐布,希望能够让他加入自己的湘军,曾国藩还向皇帝保证,如果作战不利的话,自己愿意和塔齐布一起领罪。

塔齐布在湘军中的表现并没有让曾国藩失望。

他作战无往不利,一路收复了不少之前失去的城池,在收复了湘潭之后,清朝更是赐予了塔齐布总兵的官衔。 塔齐布不仅很会带兵,也很会做人,在政敌被免职之后,政敌手下的军队士兵归塔齐布管理,之前这些士兵虽然对塔齐布多有嘲讽,不愿为他所用,但是塔齐布在收服了这些士兵之后却对他们大加赏赐,从而受到了这些士兵们的尊重。 塔齐布虽然用兵勇猛,有着很强的军事能力,但是塔齐布或者因为心气太高,有点输不起,在后来军队连连受挫的时候,年仅39岁的塔齐布,竟被军情活活地气死了。 “湘军第一猛将”鲍超湘军将领中,还有一人既非湘人,又非书生出身,只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进入湘军高层,并成为当时的“湘军第一猛将”,他就是鲍超。 鲍超是四川奉节人。

咸丰四年(1854年)入曾国藩行营,次年改隶湖北巡抚胡林翼属下。

咸丰六年(1856年),鲍超赴湘募勇三千,创立霆字营,其后升任一镇总兵,又补授浙江提督。

鲍超由一个普通的兵卒,迅速爬上一品大员的提督高位。 正是由于得到曾国藩、胡林翼的重用,才使他在湘军中一路青云直上。

咸丰五年(1855年)八月,胡林翼的陆营被太平军围攻,不仅营帐被炮火轰毁,手下很多将士也被杀死或炸死。 在危急关头,鲍超如神兵天降,杀退了太平军,救了胡林翼一命。

从此胡林翼对鲍超极为敬重,不把他当作伍卒和部下相待,而是视之如兄弟。

咸丰十年(1860年)十月,太平军忠王李秀成率三万多人进攻湘军,曾国藩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只能束手待擒,连遗嘱都写好了,准备自尽报国。 鲍超督军急驰百余里,两日之间,连获胜仗,解救了曾国藩之危。

从此,曾国藩待鲍超不只视为属下大将,更如门生子侄一般。

鲍超为什么被称为“湘军第一猛将”呢?最主要的原因当然在于他打仗极其凶悍,是太平军的死敌。

胡林翼曾称赞鲍超说,其是湘军最勇之将领,行伍以来,共参加水战陆战数百次,每次打仗都是冲锋在前,不避矢石,其勇猛冠绝东南几省的清军将领。

后来,清人在为鲍超作传时,夸耀其带兵10多年,经历了大小小小700多次战斗,捉拿了太平军伪王数十人,斩杀敌军30多万人,招降了20多万人。

鲍超对于胡、曾的知遇之恩,更是感恩戴德。

胡林翼死后,鲍超对诸将说:“我和诸位能有今天,都是拜胡公所赐啊!”后来,鲍超在四川养病时,听说曾国藩病死,即设灵而哭。

每年当胡、曾生辰必设牌位祭之,以志追念。 光绪十四年(1888年)秋鲍超死于家中,赐谥“忠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