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我在部队当兵和漂亮的兵妹妹难忘的性事(1)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26 19:20 来源:本站

我在部队当兵和漂亮的兵妹妹难忘的性事(1)

我在部队当兵和漂亮的兵妹妹难忘的性事(1)在脸部当兵发生的摘记: 那个仲夏的周末吧,雨已经下了一整天,到了傍晚反倒越来越大,卫生所里就我和小芸俩个人,我们含情默默地彼此注视着,很久都不说话。 然后我开始动手解她的军装。 刚解开,她突然一把推开我的手,穿上衣服往外便走,我以为她后悔了呢,没一会她又回来了,跟我解释:“大门没锁,我去锁大门。

”  团卫生所是两层楼,一楼治疗室,二楼病房。

说是病房,其实一个病人都没有,真正需要住院治疗的早都送军区医院了。 上了二楼,她随便打开一间屋,我就在后面抱住她把她扔到床上。 病房里的床都是钢丝底面,躺在上面比连队里的硬板床舒服多了。 。 。 。

。 。 。 。               (一)新兵训练  我姓程,抚顺人,十几岁时跟随从部队转业的父母来到南京,家住夫子庙。

  高中毕业后我一直没工作,混社会,倒腾过温州的劣质皮鞋,贩过走私烟什么的。 八十年代中期,象我们这种中学毕业生要想找个好工作并不容易:要么你是大学生中专生,毕业后国家管分配;要么你就当兵,退伍后国家也包分配。   社会上混了两年也没挣到什么钱,父母说你再这么混早晚得混监狱里去,干脆当兵吧,托了他们的老战友,把我分到了济南军区空军的某独立运输团。

  我跟叶胖子开始认识,是在新兵连的第一次打靶中。 部队挖鱼塘时,将挖出的泥土垒成一座十几米高的小山包,靶场设在这里,跟靶场隔着一道墙,就是马路,车来车往的。

为安全起见,每次打靶连队都要放警戒哨,以防止老百姓误入靶场。   那天,放哨的唐山兵突然拉肚子,找没人的地方蹲着去了。

就这么寸,一放羊老头听见枪响走过来看热闹,后面跟一群羊,唐山兵提上裤子一看,人和羊都过了警戒线。 他当时就急了,从小土包上冲下来,冲着那老头就是一脚,将其踹翻在地,还不解恨,挥起枪托就往老头身上招呼。   当时叶胖子刚小便完了,从树后走出来,见此情景大喝一声:“住手!”冲上去把这个唐山兵推到一边,嘴里骂:“操你妈你手还挺黑啊!这么大岁数你也打?!”唐山兵也在气头上,站起来就想动手。

无巧不巧我也请假出来小便,见此情景忙不迭将他们拉开了,还好连长没看见。   我们这期新兵连里人数最多的是唐山兵和叶胖子的东北兵,各有十几号人,东北兵向来彪悍难管,这一点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知道了。

我估摸着叶胖子这伙人可能不算完,果不其然,开完当天的总结会回到宿舍,叶胖子跟他那伙东北小兄弟正扎堆聊天,个个表情严肃,磨拳擦掌,看样子准备大干一番。

  “小叶,有空嘛?出来聊聊?”我问。

  “干嘛?!”叶胖子口气生硬的回答,看来白天我没让他尽兴的打一架,他还不太满意。

  部队大院是全封闭的,围墙有二米半高,但每隔一百米便建有一个倾斜的垃圾台。

由于新兵不允许出大院,我们就踩着垃圾台翻了出来。

院外是一望无际的麦田,沉甸甸的麦穗搭拉着脑袋等待人们的收割,成群的麻雀在天空中飞过又落在高大的柳树上,叽叽喳喳抢夺着夜宿的小小领地。

  叶胖子靠在一棵小柳树上,斜乜着眼凶巴巴看着我。 我拆开一包带过滤嘴的“南京”烟,抽出一支递给他,他一把推开:“不会!有话就说,别弄这虚头八脑的玩艺儿!”  我点着烟深吸一口问他:“想没想过,从新兵连出来之后去什么地方?”  “去什么地方?让去哪就去哪!没想过。 ”  “我给你讲讲这个部队的情况,你愿意听嘛?”[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