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魏晋风流:竹林七贤那些放诞不羁的奇葩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09 10:31 来源:本站

魏晋风流:竹林七贤那些放诞不羁的奇葩故事

阮咸:与猪共饮亦逍遥阮咸,字仲容,阮咸二字还有一个意思:一种乐器,就因阮咸善弹而得名。

山涛称赞阮咸清真寡欲,万物不能移也。

阮咸挺重情义,据说他和姑母的鲜卑族婢女有情,姑母本来答应将此女留给他,但离开阮家时又带走了,这时,阮咸正在服丧中,他也顾不得许多,骑马便去追,最终把姑娘追回来了,阮咸和这个姑娘生的孩子叫阮孚,顺带说一句,金貂换酒就是说的阮孚。

阮咸有两件很著名的事儿,第一件是阮咸晒裈。 阮家是大家族,但阮瑀这一枝(阮瑀,建安七子之一,子阮籍,孙阮咸)比较穷,住在道南,七月七流行晒衣服,人家北边的都晒绫罗绸缎,阮咸可好,把自个儿的粗布大裤子晒到院子里,故意跟对面分庭抗礼。 第二件是与猪共饮。

说这阮家都比较能喝酒,阮咸纠合族人一起饮酒,不用小杯用大瓮,有时候这猪也闻着酒味儿过来喝,阮咸也不在乎,直接与猪共饮。 阮籍:礼法岂为我辈订阮籍,字嗣宗,诚为一代名士,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这也得益于他父亲阮瑀的基因。 窃以为,阮咸的行为固然乖张,但他叔父阮籍的作风在现在看来无伤大雅,譬如:阮籍的嫂子有一次回娘家,阮籍去看她,跟她道别,有人指责阮籍。

阮籍说:礼法难道是为我们这类人制订的吗?跟嫂子作别,在现在看来这根本不算什么。 阮籍在为母亲服丧期间,在晋文王的宴席上喝酒吃肉。 司隶校尉何曾也在座,对晋文王说:您正在用孝道治理天下,可是阮籍身居重丧却公然在您的宴席上喝酒吃肉,应该把他流放到荒漠地方,以端正风俗教化。 阮籍饮啖不辍,神色自若。 居丧饮酒吃肉,现在更不算什么了,就算当时,文王司马昭还为阮籍开脱,说他是因为母亲去世、自暴自弃才饮酒食肉的。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