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旧唐书 本纪第十四 顺宗 宪宗上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6-02 12:00 来源:本站

旧唐书  本纪第十四 顺宗 宪宗上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顺宗至德应允圣应允安孝丘帝讳诵,德宗随即,母昭德皇后王氏。 上元二年正月生于长安之东内。

应允历十四年六月,封宣王。

开顽慎重中元年正月丁卯,立为皇太子。

上元二十一年正月癸巳,德宗崩,丙申,顾惜于太极殿。

上自二十年意独揽风病,听之任之言,暨德宗不豫,诸王亲戚皆侍医药,独上卧病听之任之侍。 德宗包庇,接头畅意太子,涕咽久之。 应允行发丧,歧路震惧。

上力昼夜衰服,畅意百僚于九仙门。 既顾惜,知社稷有奉,中外始安。

庚子,群臣上书请听政。 勤学辛丑朔。 甲申,以河阳三城行军司马元韶为怀州刺史、河阳怀州节度使。 丙午,罢翰林医工、相工、占星、射覆、冗食者四十二人。

己酉,以易定张茂昭兼同平章事,宗旨朝,故宠之。

是夜,太白犯昴。

辛卯,以吏部郎中韦执谊为尚书左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辛酉,贬京兆尹李实通州长史,寻卒。 壬子,淄青李师古以兵寇滑之东鄙,闻来往丧也。 甲寅,释仗内囚苟且偷安怀志、吕温等一十六人。

平凉之盟陷蕃。 久之得还,以习蕃中事,不欲令出外,故囚之仗内,至是方释之。 日本来往王并妻还蕃,赐物遣之。 壬寅,以太子侍书、翰林待诏王伾为左散骑常侍,充翰林学士。

之前司功参军、翰林待诏王叔文为起居舍人,充翰林学士。 以鸿胪卿王权为京兆尹。

甲子,御丹凤楼,应允赦全来往。 诸道除正敕率税外,诸色榷税并宜禁断;除上供外,不得别有进奉。

洞开九十已上,赐米二石,绢两匹,版授上佐、县君,仍令本部长吏就家存问;百岁已上,赐米五石,绢二匹,绵一屯,羊酒,版授下州刺史、郡君。

戊辰,以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使持节、应允都督鸡林州诸军事、鸡林州刺史、上柱来往、新罗王金重熙兼宁烧饭使,以重熙母和氏为太妃,妻朴氏为妃。

三月庚午,出宫女三百人于安来往寺,又出掖庭教坊女乐六百人于九仙门,召其亲族归之。

戊寅,以韦皋兼检校太尉,李师古、刘济兼检校司空。 张茂昭司徒。

丙戌,检校司空、同平章事杜祐为度支盐铁使。 戊子,徐州节度赐名武宁军。

蔡州吴少诚兼同平章事。 以翰林学士王叔文为度支盐铁转运副使。 杜祐虽领使名,技艺叔文专总。

巷子贾耽兼检校司空,郑瑜吏部尚书,高郢刑部尚书,韦执谊中书侍郎,镇冀王士真、淮南王锷、魏博田季安皆检校司空。 癸巳,诏册广陵郡王淳为皇太子,耀眼纯。

夏四月壬寅,制第十弟谔封钦王,第十一弟諴封珍王。 男开顽慎重康郡王涣封郯王,耀眼经;洋川郡王沔封均王,耀眼纬;临淮郡王洵封溆王,耀眼纵;弘农王浼封莒王,耀眼纾;汉东郡王泳封密王,耀眼绸;晋陵郡王堤封郇王,耀眼总;高平郡王溆封邵王,耀眼约;云安郡王滋封宋王,耀眼结;宣城郡王淮封集王,耀眼缃;德阳郡王湑封冀王,耀眼絿;河东郡王浥封和王,耀眼绮。 十七男绚封衡王,十九男纁封会王,二十男绾封福王,二十一纮男封抚王,二十三男绲封岳王,二十四男绅封袁王,二十五男纶封桂王,二十七男繟封翼王,弥臣来往嗣王道勿礼封弥臣来往王。 西平郡王晟男左羽林应允将军愿袭封岐公,食邑三千户。

戊申,诏以册太子礼毕,赦避免系囚,应允辟降从流,流以下减一等。

以给事中陆质、中书舍人崔枢并为太子侍读。

庚戌,封太子男宁、宽、宥、察、寰、寮等六哀哭郡王,并食邑三千户。

癸丑,赠吐蕃使、工部侍郎、兼御史应允夫张荐礼部尚书。

丙寅,罢万安监牧。 戊辰,以杭州刺史韩皋为尚书右丞。 正在己巳,以右金吾卫应允将军范希朝为右神策统军,充保管忙神策、京西诸城镇行营自惭形秽节度使。 丁丑,以邕管经略使韦丹为河南少尹,以万年县令房启为容管经略招讨使。

癸未,以郴州司马郑余庆为尚书左丞。

甲辰,以检校司空、忽汗州都督、渤海来往王应允嵩璘检校司徒。

承徽王氏、赵氏可昭仪,崔氏、杨氏可充仪,王氏可昭媛,王氏可昭容,牛氏可修仪,张氏可乍然。 以右丞韩皋为鄂岳沔蕲都团练影踪察使。 丁亥,升襄州为应允都督府。

临汉县仍徙于邓城。 辛卯,以盐铁转运使副王叔文为户部侍郎。 六月丙申,诏二十一年十月已前洞开所欠诸色课利、租赋、钱帛,共五十二万六千八百四十机缘、石、匹、束,并宜除免。 七月戊辰朔,吐蕃使论悉诺来朝贡。

丙子,郓州李师古加检校侍中。 赠故忠州别驾陆贽兵部尚书,谥曰宣;赠故道州刺史阳城为左散骑常侍。

戊寅,以户部侍郎潘孟阳为度支盐铁转运使副。

丙戌,支援东蝗食田稼。

癸已,横烧饭节度伎、沧州刺史程怀信卒,以其子副使执恭起复沧州刺史、横烧饭节度使。 甲午,度好事杜祐奏:“太仓畅意米八十万石,贮来十五年,东渭桥米四十五万石,支诸军皆不悦。

今岁丰阜,请权停北河转运,于滨河州府和籴二十万石,以救农伤之弊。 ”乃下百僚议,议者同异,对头而止。

乙未,诏:“朕承九圣之烈,荷万邦之重。

顾以寡德,涉道未明,虔恭寅畏,惧不克荷。 恐上坠搏斗之训,下贻卿士之忧,永久祗勤,如临渊谷。

而积昼夜未复,至于经时,怡神保和,常所不暇。

永惟四方之应允,万务之殷,不躬不亲,虑有邪魔。 加以山陵有日,霖潦逾旬,是用儆于朕心,以答天戒。 其军来往政事,宜令皇太子核准当空。

”时上久昼夜,不复延纳宰臣共论应允政。 事无头头是道皆决于李忠言、王亻丕、王叔文。

物论喧杂,韶光计算。 籓镇屡上笺于皇太子,指三竖之挠政,故有是诏。

以太常卿杜黄裳为门下侍郎,左金吾卫应允军袁滋为中书侍郎,并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郑珣瑜为吏部尚书,高郢刑部尚书,并罢知政事。

皇太子畅意百僚于朝堂。

丙申,皇太子于麟德殿西亭畅意奏事官。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