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杀人者,洪太主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09 17:46 来源:本站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杀人者,洪太主司礼监最新章节

一众因为汉人军队过来而不知所措的旗兵听了洪太主的呼喊,仍是迟疑着没有动,直到费扬古持刀上来,怒骂喝斥后,旗兵们才硬着头皮继续追上去。 洪太主看到这一幕,没有责怪这些旗兵的意思,而是有些忧虑。 明朝对于建州实在是座恐怖的大山,明朝军队的强悍给建州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年明朝大军从辽东前往朝鲜时,包括建州在内的所有女真部落都惊叹明军的无比强大。

直到现在,女真人对明朝的态度也是卑弱的,强大如建州也不敢与明朝做对,而是和李成梁保持合作,借助于明朝的力量完成女真的统一。

但是,这样一来,将来阿玛真的要和明朝开战,如何提升己方士气,使建州上下不畏明朝,就是一件比开战还要棘手的事情。

打不过明朝不要紧,但是,至少要有勇气去面对这座大山。 如果连面对的勇气也没有,这仗,又如何能打呢。

如何才能消除族人对明朝的畏惧心理,洪太主短短时间,脑海中不断闪过各种念头。 “八阿哥!”这时,前方响起费扬古的声音,他看着洪太主的目光十分焦虑,并且有征询的意味。

洪太主知道费扬古想说什么,万一札萨克图和萨汉真落到了明人手中,他们怎么办。

难道从明军手中抢人?那样一来,可就意味着真的造反了!但是,不把人抢回来,任由札萨克图向明朝的朝廷诬告建州和李成梁勾结造反,就算明朝的朝廷不相信札萨克图所说,但也肯定会对建州防备。 眼下女真诸部落还有叶赫和哈达,以及科尔沁蒙古未能讨平,此时失去明朝的支持,建州马上就会陷入四面为敌的处境。 不能让阿玛这么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汉人没有什么可怕的!洪太主把心一横,朝费扬古猛的一挥手,喝喊道:“追上去,杀了他!”“奴才明白!”费扬古见状,也不多说什么,持刀跃过两处石堆,追了上去。

他本就是个豪迈之人,旁人怕明朝,他不怕。 真到万不得已,就将这支明人的兵马一起解决了就是。 费扬古有胜算,自己带来的可都是精兵,人数也不少,明军那里也没多少人。

“救我!”札萨克图自幼就跟辽东汉人学汉话,汉话说的极是流利,他大呼着向过来的明军奔去。 落在这些明军手里,总比被洪太主和费扬古射杀强。 札萨克图也是抱了希望的,辽东明军并非都是李成梁的狗,万一这队明军和李成梁没有关系,他们就能直接由对方护送进京。 萨汉见到明人兵马也是惊喜,逃去途中不忘向后方射箭,逼的追得近的几个旗兵不得不伏低躲避。

洪太主有些着急,虽然横心要从明军手里抢人,但能避免和明军厮杀,他也不会蠢到非要和明军见仗。

如此一来,事后收尾很是麻烦,李成梁那里,难免也会训斥。

“千户大人,前面有人!”过来的明军正是从长胜堡过来的驻军,前面一个哨长看到有两个人向己方队伍跑来,并且大喊救命。

他们的后面则跟着数十个或拿刀,或拿弓的人,看服饰分不清是什么人。

下令戒备之后,立即往后队禀报。 “是什么人?”胡三炮在马上也看到了前面情况,但离的远,听不见对方说什么。

“好像是我们汉人。

”哨长刚才听到的是汉话叫救命,自然以为对方是汉人。

“汉人?…哪来的土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胡三炮眉头一挑,翘首看去,只将那些正在追击的建州兵当成了左近不开眼的蛮寇土匪。

草帽顶子山这一带可是他胡三炮的辖区,这帮混蛋敢在他的地盘闹事,那是活腻了。

正要下令将土匪击溃,把人救下,一边的赵国安突然大声叫起来:“快抓住他们,他们就是建州的细作!”建州的细作?胡三炮愣了下,再定睛一看,跑来的人好像脑袋上真的有辫子。 这辫子是女真人特有的装束,金钱大小吊在脑袋中央,看着就跟一根老鼠尾巴似的。 平日,辽东的汉人就戏称这些女真人叫“鼠尾巴。 ”既然是鼠尾巴,那就没错了。

胡三炮可不管这鼠尾巴是怎么学的汉话,只要不是汉人就好办。

当即下令去抓人,部下问那些追兵怎么办,胡三炮把手一挥,骂咧咧道:“都抓了,娘的,统统砍了首级回去报功!”说话间,却见赵国安纵马带人奔了上去,看样子好急。 胡三炮一怔,赵百户这么急干什么,他若真想要军功,等会叫人砍些脑袋给他,往上报个边患匀他功劳就是。 难道自己还能独吞了不成?一路狂奔过来的札萨克图离明军只有十来丈远了,看到明军停下不动,摆出戒备阵形,札萨克图心里没来由一松。

可就在这时,后面却响起了箭声,他扭头一看,建州的兵已经跟了上来。 札萨克图急的朝明军求救,大喊他们过来救人。

对面的明军可能没有得到上官命令,握着武器犹豫。

札萨克图跑的腿都要快抽筋了,明军那里终是有人冲了出来,几个骑兵的明军快速朝他奔来。

札萨克图腿一软,瘫坐在地,随后赶来的萨汉忙扶住他。

来的明军骑兵将他们围住,为首一人突然下令将二人拿下。

札萨克图和萨汉都没有反抗,任由明军将自己拿住。 建州追兵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停留在那没敢上前抢人。

洪太主和费扬古赶到后,二人对视一眼,均是看到对方眼里决心,正要下令抢人时,却见那些明军中一个百户对他们说道:“我是李大帅府上的。

”李大帅府上的?洪太主朝马上的赵国安等人看了眼,又朝被拿下的札萨克图和萨汉看去,发现札萨克图和萨汉已经双双变色,使命想挣扎,可却被明军死死按住,动弹不得。 洪太主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不动声色,按汉人礼节向那百户拱手道:“既是大帅府上的,我等多有得罪,这就回返。 ”赵国安微一点头,说了句:“回去告诉你们的都督,以后做事要谨慎些。

”一个百户就敢这样说话,洪太主心中很是不快,但还是闷声道:“知道了,多谢大人援手。 ”“放开我,放开我!”札萨克图面若死灰,前脚从狼窝里跑出,后脚却钻进了虎圈。

落在李成梁手中跟落在大伯手里是同样的下场。

赵国安事情办的妥当,不愿在此停留,免节外生枝,便掉转马头要带着札萨克图二人离开。 这时,一支利箭竟从洪太主等人所在方向射过来,笔直的射在赵国安后背。 他不曾披甲,这箭毫无防备,当场就叫射落在地。

变故突然,赵国安坠马之时,林中就有女真兵在大声叫喊,又射出几箭。 洪太主和费扬古又惊又怒,不知部下哪几个混蛋竟然乱射箭,正要斥骂拿人时,左近又有汉人声音响起,竟是叫喊的是他洪太主下令杀了明军百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