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乡村记忆,小小说《山茶花开》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9-03 07:08 来源:本站

乡村记忆,小小说《山茶花开》

  乡村记忆,小小说《山茶花开》《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当年我被迫上山种茶叶的那个茶场在我们村子后面那座大山的山顶上。

  茶场很大。

  茶场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那里临近的几个生产队响应毛“农业学大寨”的号召联合起来修建的,我上茶山的时候,茶山已经有好几百亩茶园了,年年都是公社,县里的先进单位。

  茶场很美。

  每年初冬山茶花儿盛开的时节,茶园里所有的茶树都会开出朵朵白色的小茶花,象小酒杯大小,花瓣雪白,花蕊会散发出阵阵清香,在太阳光照耀下,微风轻轻吹过,闪闪烁烁,犹如绿色的海面上飞舞着无数的白蝴蝶,常常让人流连忘返。   我上山去种茶叶是迫于无奈。   我从小没有父母,全靠祖母养大。 那年祖母过世后我一个人经常忙了地里的活路后忙不了家里的活路,忙了家里的活路后忙不了地里的活路,经常劳动后回到家里吃不上一口热饭。

村子里的叔叔伯伯们同情、照顾我,为了让我能每天吃上热饭,把我安排到茶场上工。   “叔叔,我还吃一份?”  “你还吃一份?”  “叔叔,我还想吃一份。 ”  “你今天的饭菜中午全吃了,那你晚上就没有了哦。

”  茶场有一个伙房。

  我下工后饮食无忧。   一条围巾,一根毛巾,一把锅铲。 炊事员是村子里的一个大叔,虽然年岁比较大了,但饭菜做得好。

他常常能让茶园里所有的员工眼笑颜开。

  豇豆收获的季节,他常常将豇豆摘回来,洗干净,晾干,放到酸坛子里浸泡,然后给大家做豇豆泡菜。   味道极佳。

  一天中午,茶场伙房吃豇豆泡菜饭,我一连吃了两份,把晚上的饭菜也吃了。

  下午下工后我像往常一样拿着饭碗去伙房打饭。

  “中午你不是吃了两份饭菜吗,怎么又来了?”  “没了?”  “没了。 ”  炊事员性格耿直,原则性强。   当年农村粮食短缺。

  我父母过世后,我家一贫如洗。 虽然过了多年,但我还是一贫如洗。

  茶场有一块菜地,菜地里有一些蔬菜,如果去偷,还是有一些蔬菜可以暂时充饥的。

  但是去菜地里偷蔬菜是要冒风险的,如果被抓,有可能被打成坏分子游街。   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分子,经常戴着高帽子敲锣打鼓游街。

  当年有很多这样的人,苦日子过不过去了,耐不住饥饿,糟蹋了自己。

  我不敢。

  也不想。   我想我是一只刚出壳的鸟,不能栽倒在刚学飞的路上,应该飞得很高,飞得很远。

  那天晚上,我整整饿了一个晚上,饥肠辘辘。

  不久,一天中午伙房又吃泡菜豇豆饭,我的那份豇豆泡菜饭刚吃完,和我同住一个房间里的那个知青又给我端来了一份豇豆泡菜饭,要我吃。

  “嘿,再来一份。 ”  饥饿难受。

  我不敢犯同样的错误。

  “不,你吃吧,我不吃了。

”  “吃,晚上饿了我陪你。 ”  知青是一个从省城来我们村子里插队落户的一个小伙子,年龄和我一般大小,人很豪爽。

  他是过继给他姨父的孩子。 他姨父没有小孩,他过继给他姨父作小孩。 他的姨父老家是我们村的,他姨妈精简下放回农村的时候,他随他姨妈来到我们村插队落户。   他可能是来农村插队落户,也可能是身份特殊,感觉孤独苦闷的缘故。

我是一个孤儿,身份低下。

我俩的关系很要好。

我俩每天一起上工,一起下工,连自留地也分在一起。   我上茶场后,正好他姨父生病,他姨妈回城照顾他姨父去了,他一个人留在农村,要求和我一起上茶场,又和我在了一起。   晚上,为了不至于难受,洗漱后我早早地睡了。

  夜半,他敲醒了我。   “呃,饼干。 ”  “你吃吧,我不吃。

”  当年农村大家都一样,都很苦,茶场干一天活10个工分4角钱,能保证平时不饿肚子已经相当不错了,没有吃的了,那只能饿肚子,等第二天。

  皓月当空。

  繁星闪烁。   小鸟们大多数睡觉去了,只有夜莺偶尔时不时地几声的鸣叫声。

  茶山一片寂静。

  “吃!”  “我吃了你咋办?”  ······  知青虽然是一个养子,但他姨父姨妈对他很好,他姨妈回去照顾他姨父后担心他吃不饱,饿肚子,每月他姨父发工资后,都要给他买点饼干邮寄给他加餐,给他增加营养。   “前两天我爸爸应该发工资了,这两天我妈妈给我买的新饼干应该给我邮寄来了。 吃吧,今天晚上我俩把它全部吃完。 ”  183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