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1622,专职“炼药师”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09 20:35 来源:本站

1622,专职“炼药师”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什么,勃儿,你……你让我跟着你去魔都以后专门炼药,熬‘加油宝’?那个……熬药倒是没问题,但是,你一个人,能喝多少嘛?一天一瓶顶天了,我一天熬的,就够你一周之用。

为这个而辞职,你……你芯姐她们还不说我自私自利呀?”二十几分钟后,当姜梅嘴角麻木,几乎快要没有知觉的给小男人服务完,并用热毛巾帮小男人做了清理,伺候对方穿好裤子,姜梅便听小男人老话重提,要她放下双庆的工作,他给她在魔都找了个有前途的新工作,当他的专职“炼药师”。 “我一个人当然喝不完。

但是喝不完可以卖给其他人嘛。

”王勃捧住姜梅脸,就想把自己的大嘴印上去,姜梅却把头一偏,脑袋后仰,“别……还没漱口。 ”说完,女人很快起身,直接跑去洗手间漱口去了。 坐在沙发上的王勃用目光追逐着女人匆匆的背影,不由得意的一笑,内心涌现出一股男人的豪情。

他身边这些亲近的女人们,按照对他的“听话度”和“配合度”,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对他惟命是从,对他的任何要求几乎都不会拒绝,他跟她们已经建立了无限的默契,他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会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任何事,姜梅,曾萍,钟嘉慧,以及小兔牙陈香都属于这一类。 与此相反的另外一类,则在进行一些太过羞涩,不同寻常的男又欠女爱时,便没那么听话了。 大多数时候都需要他用甜言蜜语去哄,或者“疾言厉色”的去“威胁”,才会“不安不逸”,“不情不愿”的按照他的要求去行事,比如梁娅,孙丽,田芯,苏梦瑶,还有郑燕这些人,经常会不顾他高涨的兴致,故意要看得他难受、憋屈的样子。 最后一类,则是介于两者之间,既没有第一类的那种浑然天成的默契,也没有第二类的“胆大妄为”当然,也是很听话的了,基本上让干啥还是会干啥,但是他得说出来,向她们提要求。

女孩们因为对他的爱慕,崇拜,或者说畏惧等等原因不敢不听,不敢不从。

三种类型的女人,问王勃最喜欢哪一类,他当然最喜欢第一类了估计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那是能够极大增强男人自尊心和自信心的事情。 不过,其他两类他也喜欢,因为她们身上也有不同的特点,不同的异趣,经常会给闺房之乐带来不同的情调。 两分钟后,漱了口的姜梅重新回到客厅,在王勃身边坐了下来,秀美紧蹙的说:“勃儿,你刚才说喝不完的卖给其他人?卖给谁嘛?我一天哪怕从早忙到晚,最多也就煎个一百来瓶,又能卖多少钱?而且‘加油宝’的成本又贵,一瓶的本钱就要两百,我们卖多少?三百?四百?这么贵,都快赶上飞天茅台了,又有谁会买嘛?”“哈哈,梅梅,这个你就放心好了。

去了魔都,你只管熬药好了,销路包在我身上不,应该说包在李凯那凯子身上,他认识的权贵多。 他们那圈子的人,买东西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越贵,一般的人越用不起才越能彰显他们的身份。

袁老头传给你的‘养生汤’,‘加油宝’,我们肯定不能当一般东西来卖,而要当成特殊的,奇货可居的宝物来推广。 到时候卖多少钱,让我想想哈……李公子上次送我的两瓶82年的拉菲,目前的拍卖价是三到四万人民币一瓶。

这82年拉菲,吹得神,其实也是炒作的产物。

一瓶82的拉菲,一瓶2000年的拉菲,倒两杯,给路人进行盲测,100个人,99个人估计都分辨不出哪一瓶是82年的。 而且红酒再名贵,原料也就是葡萄,喝了也不会升天。

“但是,咱们的养生汤,加油宝却不一样!这是有奇效的,搁一百年前只有华夏的最高统治者皇帝老儿才有资格享用的,能够大幅度增强男人的姓功能而且还不伤身的至宝!对有钱人来说,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我们也不卖贵了,跟着82年的拉菲走好了,就卖四万块钱一瓶算了,还是便宜那些有钱人两块钱,就卖38888吧!”王勃仰躺在沙发上,嘴角带笑,摇头晃脑的说。 “三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姜梅睁大了眼睛,红而姓感的小嘴也是大张,完全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这是不是太贵了一点?”“呵呵,是有点贵,但也得看人。

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是贵得不能再贵,但是对那些明星富豪权贵而言,倒也不算什么了。 我这个定价,卖的就不是普通人,也没想去赚普通人的钱,但是那些来钱轻松的有钱人的钱,却是不赚白不赚了。 到时候,梅梅,你一天也别太累了,限量供应,每天最多只供应五十瓶,先来先得,后来不得。 如果你休假,则停止供应,等你上班之后再说吧。 或者等加油宝的威名传出去之后,咱们就不单卖了,对每个月的产量进行拍卖,价高者得。

“对了,‘加油宝’一旦传扬开去,每年的利润则是以数亿,乃至十亿计。 财帛动人心。 届时你去了魔都后,加油宝的生产基地就放在我的王公馆内。

我在后花园专门给你建个煎药房。

报警器,全天候24小时无死角高清摄像头都装上,老家这边的保安也调几个过去,三个月一轮换,然后等明年我的十二金钗学艺归来,我专门给你派俩贴身保镖。

“原料的采购方面也要注意。 到时候进行全国采购,各种贵的便宜的中草药采购它一两百种,鱼龙混珠,以假乱真,让谁也搞不懂‘加油宝’真正的原料。

“等你这边赚了钱,咱们就去加勒比买岛,在大岛上建城堡,建基地,以大海为护城河,彻底杜绝泄密的可能……”王勃越说越激动,想象的翅膀展翅高飞,给姜梅描画着完全超出她想象的未来。

不过,不论是买岛也好,还是建城堡也罢,包括让姜梅跟他去魔都当专职“炼药师”,都不是马上可以进行的事情,至少得等一段时间,姜梅找到了可以接替她工作和职位的接班人后才可以放心的东行。 最初,姜梅不愿意跟着王勃去魔都,除了怕周围的人说闲话外,也着实担心她离开后影响“曾嫂米粉”在西南地区的布局,进而“因私废公”,影响到公司的生意。 现在,听王勃说起“加油宝”未来那以亿计的光明“钱景”,姜梅心头的所有担心便一下子不翼而飞,彻底放松了下来。 2005年7月的最后一天,王勃携郑燕,罗琳,陈香和伍雪四位秘书助理,从双庆直飞魔都,拉开了他正式将产业东移的序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