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工人日报:没有这般“操作失误”哪有房姐“分身之术”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6-08 17:01 来源:本站

工人日报:没有这般“操作失误”哪有房姐“分身之术”

据1月20日《京华时报》报道,针对陕西神木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龚爱爱被称“房姐”,在京有20多套房子以及有两个户口一事,神木县回应称,经查龚爱爱与龚仙霞为同一人,后者户口是虚假的,公安机关已将其注销,并称双户口系克虎派出所民警在户口录入时工作疏忽造成的。 “房姐”的传奇很多,一是关于其银行副行长的身份,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称“房姐”已于去年11月辞职,然而“房姐”事发之后的2013年1月18日,银行才履行解约手续。

二是关于双户口的问题。 “房姐”本人说,是相信了算命先生才去办的,显然有故意的成分,而经办户口的派出所说,是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造成的。 难道算命先生连办事的人会疏忽大意也算着了?但凡像神木“房姐”、郑州“房妹”这类“出类拔萃”的人物,似乎都“分身有术”。

普通人辛辛苦苦一辈子在做“房奴”时,人家只需动动笔头、盖盖章,几十套房产就到手了。 不仅如此,当事情败露之后,还有公权部门专门为其“护航保驾”。 只是,有关部门为其开脱的借口有时实在拙劣,甚至颇有几分黑色幽默的意思。

一句操作失误,成就了“房姐”的分身传奇,也让一些部门护短的陋习暴露无遗。

面对公众质疑,找借口似乎成了一种规定动作,且这借口本身水平的高低并不重要,不求能忽悠得了公众,但求对上面有一个交代。

近年来,那些拙劣的公权借口不断上演。 比如,河南三门峡陕县法院判错案后,称原因是法官当时“眼睛花”;陕西绥德县林业派出所民警上班看古装电影,纪委回应称是为了学习破案。 更荒诞的还有,比如“带避孕套不算强奸”、“无洞不算高尔夫球场”、“出事儿的系临时工”、“维修性拆除”,等等。 一些公权部门为自己渎职不作为、乱作为等寻找的种种借口,让人应接不暇。

汉语那含混性的特征,被他们发挥得淋漓尽致。 公权主导下的这一幕幕黑色幽默,尽管出现在个别地方、个别人身上,但却很容易被有意无意地放大到整个公权运作是否公信、透明的地步。 其实,一些人拥有双重身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转移视线、藏匿财产更是其惯用的伎俩。

只是,事情一旦败露,一些部门首先想到的不是查明真相,给公众一个交代,而是将牵涉其中的人尤其是职权部门的自己人尽可能地“择”出来,说是临时工也好,疏忽大意也罢,其实都在表明一种立场——这人干的坏事与我们无关,我们是无辜的。 借口真能“择”清自己吗?公众也懂常识,双户口、倒卖经适房这种事,没有相关权力、监管部门的配合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实现吗?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只查办了“房姐”、“房妹”,而不深究其背后可能存在的隐形权力推手,那么“房”不胜防的事儿还可能继续上演。

□马想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