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不该发生的故事(2)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08 10:06 来源:本站

不该发生的故事(2)

  这天,村委会正在商量怎样解决刘守业的养老的问题。 杨锐提出:每隔一天安排一位村干部照料老人的生活,在座的八个村干部都表示支持。

  话说刘守业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天咳嗽上不来气。

村里干部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联系刘家兄妹3个,你推我,我退你,连登门都不登门,都说自己身体有病。

杨锐决定,村里出钱把他送进区医院治病。

病房里每天陪在老人身边的是村委会的人,引起了医护人员的注意,都问:老汉有四五个孩子怎么都不来医院呢?  一天晚上,于正在病房里照看刘守业,他忽然发现有人往病房张望。 他急忙来到走廊,刘春望站在那里,“你来了,怎么不进来?”,春望支支吾吾地说:“我就不进去了。 ”,看到于书记不解的表情,春望说:“我进去,怕他闹我。

”,于正说:“有你们这样当子女的吗?让村里的人怎么看?五个孩子都不管老人……”,春望赶忙说:“我不在乎,老头也不是养我自己,我还有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呢。 ”。

  于正回到病房,刘守业问道:“谁在外头讲话?”,于正说:“是个熟人。 ”,于正问道:“你家两个外孙和一个孙女怎么一个都不来看你?”,“听他们的爹妈挑唆的呗。 ”,于正说:“还能一个好的都没有啊?”,刘守业打开了话匣子:“大外孙女现在考上公务员了,自从她上高中以后,从来不登我家门。 三外孙在沈阳当武警,听说还提干了,现在一杠三星,级别不低。

头两年回村探亲,来过几次。 每次春红都跟着他,来我家几分钟就赶紧走。 我想三闺女肯定怕我说她坏话。 孙女没来过几次,前年年三十和他爸爸一起来过,听说是孙女在做空中小姐,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我那个儿子春望假话连篇,孙女看样子挺老实的,言语少。

”。

于正听了这些话,说道:“不孝顺老人的孩子心里都有愧,他们下一代以后也不可能兴旺了。

”。   杨锐每天都在想着怎样解决刘守业家里的问题。

一天,他来到镇司法所。

刚一进门,所长李军辉说:“你们村里老刘家的事情让你闹心了吧。 ”,  杨锐楞了一下,“老李,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军辉说:“这件事情,在村里传得很快。

我正想找你聊一聊呢。 ”,  杨锐问道:“老人有病,孩子不带他上医院。

村委会派人把老人送去住院,押金还是村里垫付的。 几个孩子我都通知了,都不去医院。

”,  李军辉说:“子女把老人遗弃医院或者敬老院,违反了《老年人权益保障法》。 《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对子女遗弃老人的行为并没有规定强制性的惩罚措施。 但是,子女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老人,并且情节恶劣的,就涉嫌触犯刑律、构成“遗弃罪”。

虽然法律法规有这样的条款,但是还要当事人举证,由法院裁决。

你们村里的案子很典型,你要继续和老刘的仨子女沟通,不能让不尊老爱老的不良风气蔓延啊。

”。   随后,杨锐来到病房,医生通知他已经停了老刘的药,因为押金不够了。

杨锐拨通了刘春望的手机,刘春望说:“其他姊妹拿钱,我就拿钱;她们不拿钱,我也不拿。

”,杨锐说:“你不能带个头,你爸爸这边等着钱用。

”,“你和我大姐说吧。

”,刘春望随后就挂掉了手机。 杨锐没办法,只好给村里会计打电话。

  杨锐对刘守业说:“你的低保申请,村里已经上报了,你的孩子不肯出钱给你治病,村里先给你垫上,以后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  老刘听了,对杨锐说:“等我出院了,我要去法院告这几个不孝之子。

”。

  提起刘春望,刘守业说了这样一件事:“我儿子20岁那年,因为偷摸盗窃被判刑4年,我自己去看他3次,和姑爷一起去了1次。 他在监狱服刑的时候信誓旦旦地对我说,将来出狱一定痛改前非,孝敬我。 可是一出狱就变了,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在家吃饭不交生活费,还嫌饭不好;对我瞪眼扒皮,有一回还拿菜刀威胁我,跟我要钱。

他最后说的这个媳妇,是个泼妇,和我吵架动手,把我的脸都挠破了。 最后,我把他们两口子都撵出去了。 我告诉儿媳妇,以后有什么事儿,叫春望回来,你就不要来家了。

”。   杨锐说:“你这儿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就是不干人事儿。

”,  老刘说:“有一次我被摩托车撞了,车压在我身上,他正好在旁边,管都不管,最后不认识的人把摩托移开,把我搀扶起来。

还有一次,我在家里摔倒了,动弹不了,给他打电话,人家理都不理,我在地上坐了2个小时,最后邻居被我喊来了,救护车送我去医院了。 ”。

  杨锐说:“我召集你家两个女儿和儿子到村里开会,想调解家里矛盾,电话打了不少,又跑了几趟腿,人家都不来。 春华和春红都说自己有病,来不了。 春望不接电话。

”,  老刘说:“春华是老大,因为她个头矮,我跟老伴说,别叫小华挑水了。

她本来个子矮,一压就不长个了,以后找不到婆家,人家不要她怎么办?老伴领着她走村穿巷去相亲,就怕剩家里。 她妈妈病重的时候,我打电话叫她来家照顾几天,她不来家;我告诉她叫小红来家照顾,她说,小红来家得给钱,一天60块钱。

”,  杨锐说:“弟弟妹妹不孝顺一般都和老大有关系,我看你家春华一肚子诡计,她把坏水都用在家里啦。 ”。   老刘问道:“我想去法院告状,是不是要好多钱啊?”,  杨锐说:“镇上有司法所,他们会告诉你流程。 我听说好像有个法律援助中心,你的情况可以得到免费帮助。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