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倾天夜之无良夜王哪里逃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16 07:04 来源:本站

倾天夜之无良夜王哪里逃

正文夜王归来[更新时间]2019-07-1209:38:27[字数]2196“听说了吗,陛下要在金銮殿大设宴席,说是为七王爷接风洗尘。 ”“可不是嘛,各殿都有人被调过来布置金銮殿。

”“话说,这样大的排场已是许久未见到了。 ”“就是啊,听说这次回来的可不止七王爷啊......”一群宫女太监围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

“干嘛呢,干嘛呢,一个个的都不干活啦!”一个老太监拿着拂尘气愤的对着众人挥着。

“散了吧,都散了吧,”老太监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样子“现在的年轻人啊,真的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夜已悄悄来临,金銮殿内,歌舞升平,鼓瑟吹笙。 可今夜的主角----战神七王爷君临天,却迟迟不曾到来。 “这七王爷怎么还没到呢?”“不知道啊,是不是路上出了什么变故”......金銮殿内,各大臣开始有了躁动。 “皇上,这七王爷莫非是路上出了什么变故,为何现在都不曾归来”皇帝君赦的近侍薛季小声的附在他耳边说。 君赦眉头皱了皱,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冷色,只见他对薛季说了什么,薛季便离开了金銮殿。 君赦抬了抬手,似是在安抚众人:“众爱卿不用担心,朕相信天儿应该是路上有事耽搁了,朕已派薛季前去接应。 ”君赦都开口了,座下的大臣们自然也安静了下来。 “夜王到~”老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随着老太监声音落下,一个慵懒非常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哟,老皇帝,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夜儿”君赦以为自己听错了。

夜王风七夜,天临帝国最神秘的存在。

人们所知道的,夜王既不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也不是哪位贵族的公子,更不是哪个小国送来天临的质子,他的身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

而且这朝中大臣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的脸上永远都戴着一张黑金雕花面具。 “这.......”姜太傅一只手指着风七夜,眼睛不觉的望了望他们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冷汗直冒。

“怎么,本王不过三年不在朝中而已,太傅这是不记得本王了?”戴着暗金色雕花面具的风七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殿内,面具下的眼神冷不丁的扫向姜太傅,姜太傅那个汗呀。 想当年,他风七夜一个人可是把整个朝廷的人都得罪了个遍,那做事风格绝对是让人闻风丧胆啊。 “怎么会呢,老臣怎么会不记得夜王殿下呢。 ”礼部尚书笑得那叫一个尴尬啊。 “哦,也对,”风七夜扶了扶脸上的面具,接着道:“记得三年前本王就是被姜太傅你硬逼着学那些破礼仪,那日子,本王可真是忘不了啊。 ”风七夜笑得一脸无害。 姜太傅嘴角抽抽,这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记仇啊。

“夜儿回来了,还不上来让我...额,让朕看看。 ”见到风七夜,君赦龙颜大悦,眼里又惊又喜。

“老皇帝,三年不见怎么你见到我还是笑得那么恶心啊。

”面具下的风七夜一脸嫌弃,真的是嚣张到一点面子都不给君赦留。 听到这里,众大臣下巴都掉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虽然早就听闻夜王风七夜嚣张狂妄,完全不顾礼节,可这真正见到本人,才知道何为嚣张。 那可是他们的皇帝啊,天临帝国至高无上的存在啊,可这样一个让人心生敬畏的存在,偏偏在被一个不知死活的黄毛小子骂恶心后,还笑得一脸的慈爱,这......这是他们杀人不眨眼的皇上吗!“看夜儿你这话说得,朕这不是见到你高兴嘛。 你也真是的,三年不回天临,也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 ”君赦像个孩子一般拉着风七夜抱怨。

“唉唉唉,老皇帝你够了啊,”风七夜满脸黑线“放开,放开。

”风七夜挣脱君赦的魔爪,一个飞身落到殿下。 “夜王风七夜,参见皇上。

”风七夜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公公整整的的朝着君赦拜了拜。 看着君赦得逞的眼神,风七夜甚是无语,她真的是服了这个老皇帝了,她不过就是随便调侃了他两句嘛,有必要拉着她不放嘛,不好好做个样子是不行了。

“夜儿平身,”皇帝慈蔼的笑着对风七夜挥挥手,“众爱卿也入座吧,这天儿怕是一时半会回不来,既然夜儿回来了,大家就先用膳吧。

”这话说的,风七夜不禁翻了个白眼。 说来也巧了,战神王爷君临天今天回天临,而她风七夜也是今天回来,但不知为何君临天到现在都不曾回到帝都。 “唉,老头,你儿子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风七夜嚼着鸡腿,通过灵识传讯直接与君赦的灵识对话。

“你觉得呢。 ”“哈,那是你儿子,我怎么知道。 ”风七夜白眼狂翻,这老狐狸。 “天儿可是被天临百姓叫作战神王爷,丫头你觉得他会那么容易出事”丫头,没错,风七夜是女儿身,而君赦也知道她是女儿身。

当初君赦被奸人设计,险些命丧黄泉,好在风七夜碰巧路过,并且救了他。 从此,天临帝国便多了一个夜王,而除了君赦,这天临帝国知道风七夜是女儿身的恐怕是寥寥无几。

“切,战神了不起啊,看把你神气得,那是小爷我没有上战场,不然,以小爷我的实力。 哼哼,这战神的位子,你儿子怕是坐不稳喽。

”“我说丫头,你怎么看都是一大家闺秀吧,女扮男装就算了,怎么还喜欢自称小爷呢,你这个样子,怕是以后嫁都嫁不出去哦。

”“唉,死老头,你管的也太宽了吧,小爷我嫁不嫁得出去关你屁事啊,我又不嫁你。 ”灵识吵架不费力气,和老皇帝斗嘴风七夜也是乐在其中。 “唉,老头,小爷我呢今晚还有点事,就先走喽。

”话还没说完呢,人就已经没影了。 君赦甚是无奈,只能目送风七夜离开金銮殿。

出了皇宫,风七夜便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 什么有事啊都是骗老皇帝的,她在回天临之前早就把事情处理好了。 除非,风七夜笑了笑,除非哪个不长眼的自己找死,她倒是不介意送那人一程,反正阎罗王是她朋友。 风七夜着一袭御金黑袍,面具一取,手摇折扇,往那街上一站,好一个翩翩公子,引来无数女子倾慕的目光。

而这家伙也是乐在其中,时不时的还朝人家小姑娘抛几个媚眼。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