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试论早期骨角器的起源与发展 高情商是什么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12 19:12 来源:本站

试论早期骨角器的起源与发展 高情商是什么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关键词:骨角器旧石器时代技术类型文化选择  作者:曲彤丽,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陈宥成,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一、引言  旧石器时代是人类起源、演化和文化发展的关键阶段。

在这个漫长的时期里,人类曾利用各种自然资源来获得食物、制作工具和物品等以维系群体的生存,创造出了多样的文化。 动物是史前人类最常利用的资源之一,它们为人类提供肉食、皮毛和制作工具、装饰品与艺术品的材料。

用动物骨头、鹿角、象牙制作成的工具(本文统称为骨角器)可以用于狩猎、渔猎、缝制衣物等,在史前人类生计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是史前文化的重要构成。 骨角器蕴含了人类对资源的开发利用方式、技术和文化行为等方面的信息,能够帮助我们认识史前制作技术与社会经济的时空变化特点。 在人类历史早期,无论是史前时代还是青铜时代,骨角器都有大量的发现。 那么骨角器最早出现于何时,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变化过程,本文尝试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

  二、骨角器的定义  骨角器,指以动物骨头、鹿角等为材料经过简单修理或系统的技术过程制作而成的工具。 本文中的骨角器还包括用象牙等制成的工具。

  在旧石器时代早期,人类利用肢解和消费动物过程中产生的破裂骨头,对其锋利边缘或尖端进行简单的打击修理或直接使用使其成为权宜性的工具。 在南非斯特尔克方丹(Sterkfontein)遗址和斯瓦特克朗(Swartkrans)遗址以及东非奥杜威峡谷发现有距今180~100万年经打击修理的骨器。

这些工具用于处理加工猎物、挖掘植物根茎和白蚁[1]。

东亚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中也发现有打制骨器[2],如周口店第一地点和第四地点、金牛山遗址等[3]。 这类骨器在旧石器时代中期和晚期遗址仍然存在:山西许家窑遗址发现了两侧经过打击修理的长骨[4],山顶洞[5]、山西峙峪[6]和哈尔滨阎家岗遗址[7]均发现有带打击疤痕的骨头。

欧洲旧石器时代中期[8],如德国毕尔曾斯勒本(Bilzingsleben)遗址也发现有简单的打击修理骨器[9]。 打击修理而成的骨器制作简单,缺少开料取坯、整形和精细加工等技术程序,产品的最终形制是不规则的。

根据已有研究,这类工具在狩猎采集生活中的作用比较有限,主要为挖掘、切割等[10]。   另一类可称为刮–磨制骨角器(本文简称为磨制骨角器),制作过程与技术和打制骨器不同。

本文中的磨制骨角器指在系统的技术工序下制作的形制规则、类型相对稳定的工具,系统的技术工序包括材料的获取、开料取坯、修理整形、局部深入加工、“装饰”等,这些步骤在一件骨器的制作中不一定全部发生,但一定要经过刮或刮磨整形。 选材指人们根据对材料原始形态、结构和破裂特点的认识而选择出便于修理加工的对象。 开料取坯有多种方法,在很多情况下,当时人常通过砸击肢骨与下颌骨获得形状合适的较长的破裂骨片(通常一端尖锐)作为毛坯,特别是用于制作骨锥。

这是比较省时省力的做法。 对于完整的动物肢骨,可以先把两端骨骺部分去掉,然后通过砸击、劈裂、刻槽–楔裂/沟裂等方法从骨干上获取毛坯。 就鹿角来说,可以先把它锯、砍或刻槽–折断成几段,然后用劈裂或刻槽–沟裂等技术获取毛坯[11]。

若以肋骨为材料,则把它劈开获得两个薄片状毛坯[12]。 整形和局部加工过程中特别运用刮或者刮后再磨、钻孔、切割等技术。

“装饰”是指骨角器表面的人工有意识刻划,这种刻划的目的尚不能确定,可能具有象征或其他方面的意义。   与打制骨器相比,磨制骨器在旧石器时代人类生存与发展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更为突出,对后来的技术影响更大。

因此,本文重点研究的是磨制骨角器的起源与发展。

  三、磨制骨角器的起源  磨制骨角器最早出现于距今9~7万年(属于非洲中期石器时代,MSA)。

这个阶段出现了使用刮和磨的方法制作形制稳定和相对规整的骨器,主要类型是尖状器和锥[13]。 早期的磨制骨角器主要分布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

刚果卡唐达(Katanda)遗址发现有距今约9万年的带倒钩和不带倒钩的骨尖状器,与之共存的还有鱼骨,有学者推测这些尖状器可能用于捕鱼[14],但它们的年代以及出土层位存在争议[15]。

南非布朗姆勃斯(Blombos)遗址发现了相对丰富的年代在距今8~7万年的骨器。 该遗址位于开普敦以东300公里,是一处包含中期石器时代和晚期石器时代堆积的洞穴遗址。

其中中期石器时代的地层分为M1、M2和M3三个阶段,M2包含的骨器最多,用动物肢骨制成,类型有尖状器和锥,通过刮和磨的方法整形加工,有些工具的尖部在整形后还经过火烧,以增加硬度[16](图一)。

此外,南非卡拉西斯河口(KlasiesRiverMouth)、斯卜杜(Sibudu)、皮尔斯(Peers)等遗址也都发现了中期石器时代的骨尖状器[17]。

研究表明,骨锥可能用于穿刺皮子等较软的物质,或者在贝壳上钻孔[18]。 骨尖状器很可能作为标枪头与柄捆绑起来形成复合工具,用于投射狩猎[19]。 实验和破裂痕迹观察显示,有的尖状器甚至可能作为箭头使用,由此推测弓箭的制作可能在中期石器时代(距今约6万年)已经出现[20]。

  非洲中期石器时代是现代人出现和演变的关键阶段,涌现出一系列反映新技术、新的生计活动、社会组织以及人类认知发展的物质文化[21],磨制骨器的出现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旧石器时代早期已经出现用刮和削的方法制作工具,如德国舍宁根(Schningen)遗址发现了距今约40万年的木质标枪[22],但是这种技术应用于骨头的加工,结合磨、火烧等方法制成相对规则的工具基本是在非洲的中期石器时代开始出现,反映出人类对动物骨头的性能的新认识,以及较为复杂的新技术或技术组合的出现。 非洲中期石器时代复杂技术的出现不只体现在骨器的制作和使用,还有使用勒瓦娄哇技术打制石器、制作复合工具与钻孔装饰品等。

然而,磨制骨器在非洲中期石器时代比较少[23],可能与当地人的需求和环境特点有关,或者当时人更偏好选择其他更容易加工的材料,如硬木[24]。 同时期非洲以外的地区则几乎不见磨制骨角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