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第20章 黑风寨,妹妹,情感故事,情感文章,火火鳥著,谢谢,女流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美文 > 情感控制时间2019-07-27 07:06 来源:本站

第20章 黑风寨,妹妹,情感故事,情感文章,火火鳥著,谢谢,女流文学网

叶晋东还想确认下,于是问道:可否说一下你妹妹有没有什么特征啊,比如痣或者胎记什么的?他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在给紫寒驱毒时,看见过她脖子与肩膀接缝处有一颗红痣,所以要问问看。 让他猜测准确的是,紫冷直接说道:我妹妹肩膀后面有颗红痣,我只记得这些,其他的不记得了。

叶晋东一拍手啪的一声,说道:看来她真是你妹妹了,你妹妹是不是叫紫寒?紫冷停下脚步问道:你认识我妹妹?然后激动的摇叶晋东的肩膀:快告诉我她在哪儿,现在怎么样了,过得好不好啊,你快说啊?叶晋东被他快要散架了,吃力的说道:你……别摇……了……我快……散架……了,还怎么说啊,呼。 缓了口气说道:就算想知道也要听我慢慢说呀,要么不说话,要么说个没完,真是的!少废话,快说。

知道了。 叶晋东刚要说,那个堂主在前面问道:你们在干什么,怎么停下不走了?说完就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紫冷一行礼:堂主!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走了?那个堂主知道紫冷不大说话,所以转脸对叶晋东问道:你说,怎么回事?叶晋东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怎么认识紫寒,又怎么帮她逃过选妃,最后说到中毒,有些害怕的看了紫冷一眼。 他怕紫冷是个妹控,把紫寒脸肿的不像样和中毒一事全部算他头上,然后不问青红皂白的KO他一顿,那可就有的受了。 但是让他安心的是,紫冷非但没有迁怒于他,还说了声谢谢!这让他感觉,古人其实也并没有那么不讲道理,也许,这才是古代人的风格吧!堂主听他说了前因后果,笑着说道:看来你还是蛮有同情心的嘛!然后问道:你为何不把她们一起带过来呢,留在那里,万一被那个暴君看见了怎么办?叶晋东也是一笑,说道:她们现在的脸肿的让杨广差点就把她们杀了,你认为她们还会被看上吗?那万一看见了怎么办,世事可没有绝对的。

叶晋东把药箱带子动了动,说道:我以留信,让她们醒来后化妆一下,也让她们尽量不要出来,只要不碰见杨广,应该就没事,还有就是,我去帮你们医人,等好了,你们也不至于把我扣下吧,到时候我回去,在想办法把她们给送出来就是。 可是我还有些担心。

说话的是紫冷。

叶晋东知道他肯定担心,于是安慰道:放心吧,我拿我人格担保,保证她没事还不行吗!恩!嗯?紫冷先是听他说担保也只能点点头,然后一听人格一词,奇怪的问道:人格为何物?其他人也不明白,都一起看向他。 呃!叶晋东忽然想起,古代好像对人格一词知之甚少,他也没心情慢慢解释,于是想了一下说道:就是人的骨骼的意思,就是人的骨头……他越想越觉得怪,最后直接说道:我们快点过去吧,我想寨主夫人,肯定等不及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那个堂主赶紧说道:你说的很正确,夫人恐怕等不及了,我们速速过去。

说完第一个走,其他人紧随其后。

紫冷边走边转脸看叶晋东,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叶晋东见他看向自己,抹了抹脸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你那么看我干嘛?紫冷见他问自己,只回了俩个字:谢谢!然后快步向前。 叶晋东被他说的莫名其妙,随后想到,可能是因为他感谢自己救他妹妹,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感谢,所以,直接来了个谢谢。

叶晋东看向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快步跟上。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一行人来到一个山脚下,没有停留,直接顺着大路上去。

在途中,叶晋东看见不少的守关士兵,他们没有盔甲之类的装备,只有布衣和刀枪盾牌。 看见了那个堂主回来,都打起招呼,堂主没有一一回礼,带着一行人径直往山顶方向前行。 走在上山的路上,叶晋东看见每个关卡处,都有石块和一些木头,猜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滚木礌石了。 在那些滚木礌石旁边,还有不少像油桶一样的桶,于是他问紫冷:紫哥啊,那些桶里装的是什么呀?紫冷听他叫自己紫哥,没有明白,于是纠正道:我叫紫冷,不叫紫鸽,不可乱叫。

然后解释桶道:那里都是火油,防止攻山用。

靠!传说中的火烧藤甲军吗,居然用火油防御,真是大手笔啊!他忽然看见那么多树,于是问道:这么多树在这里,如果用火的话,那不是把山一起烧了吗?无事,树木烧不着,就算烧着也无碍。 紫冷头也不回的说道。

叶晋东有些无语,跟这家伙说话就是费劲,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索性也懒得研究了,跟着他们后面上山去了。

来到山寨门口,看见寨门上的牌子,叶晋东差点笑喷,因为山寨名字就三个字:黑风寨。

他心想,这里叫黑风寨,那这座山是不是叫黑风山呢?!就在他心里想的时候,那门楼上的喽啰喊道:谢堂主回寨!他一说完,寨门缓缓的打开了。 叶晋东纳闷,怎么回寨来,还要谢谢堂主回寨呢?于是问紫冷:他们为什么要谢谢堂主回寨,而不是欢迎堂主回寨呢。

紫冷还没说话,就看那个堂主一个趔趄,差点跪下,站直身体,转过脸来没好气的说道:我姓谢,乃是堂主,什么谢谢堂主,哼。 说完转身就走。

紫冷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也快速跟上回寨了。 叶晋东耸了耸肩,自语一句:是那个人没说清楚,怎么能怪我呢。

说完也紧随其后。 他也不想想,是他自己听叉了,把谢堂主多加一个谢字,变成了谢谢堂主,他还怪那报名人没报清楚。

不过这些也没人跟他计较,他跟着谢堂主一路向里走去,其他黑衣人一回来就都各自散去,紫冷也不知去向。

绕过几间房屋,来到一个阁楼处,在门口站着俩男一女。 这三人,一个年约四十左右,八字胡,一双眼睛很看起来就很精干,手里拿的是算盘,叶晋东猜想,应该是账房先生。 另外一个,年约三十左右,只见他虎背熊腰,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额头上的眉毛微皱,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叶晋东估计,应该是个狠角色。 而另外一个,则是柳叶细眉,圆润的小脸看起来就像是成熟的蜜。 桃,让人恨不得上去亲一口(千万别想歪了,不是人参果知道不)小巧玲珑的身段,让人看起来就是我见犹怜。 谢堂主看见他们都站在门口,于是问道:寨主在不在?那个虎背熊腰的大个听见他问话,转脸来看着他,说道:在里面与夫人谈话。 然后看见后面一个穿的破烂,又剃个小平头的叶晋东问道:你探查到暴君的情况没有?那边那个叫花子是谁,你怎么把他给带过来了?叶晋东也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衣服,苦笑一下准备说话,那个谢堂主先开口道:先不要问那么多,我这次探听的都会在说,现在赶紧去给夫人治病才是要紧。 ……。

回到顶部